深创谷:做专业的硬件创业加速器(科技日报)

转科技日报报道:http://digitalpaper.stdaily.com/http_www.kjrb.com/kjrb/html/2016-10/27/content_352543.htm?div=-1

来自伯克利的威尔·哈伯德(Will Hubbard)遇到了一个难题——他的创业团队ChemiSense正在开发一款监测有害气体的产品,却总是无法解决工作运行中风扇噪音过大的问题,“我们用了半年多的时间,试遍了台湾、韩国、日本等地的20多款风扇,其中不乏一些价格昂贵的静音风扇,但问题却一直无法解决”。

哈伯德把他的产品带到深创谷,深创谷的结构工程师发现,原因不在风扇,而是结构设计存在缺陷,“风道设计不合理,导致噪声过大”。在SVV重新设计后,哈伯德不仅使用一款价格适中的普通风扇就解决了噪音问题,而且产品新的结构和电子设计让检测的精度大大提高。

在硬件创业的过程中,像ChemiSense遇到的难题随处可见,从产品设计、研发、试产到量产,硬件创业者需要走过一道道关卡,还要随时面临种种交付“跳票”的风险。而在卓翼科技前副总裁、深创谷联合创始人徐家斌看来,将创业者的想象力与经验丰富的制造者手中的资源实现无缝对接,你只需要推开深创谷的大门。

   硬件创业 产品交付才是王道

从时下最火的机器人、VR/AR、无人机,到万物互联下的智能家居、人工智能,创新创业风生水起,各种孵化器也应运而生,但硬件创业和软件创业有着天然的不同,创新工场董事长李开复就曾给硬件创业者提出忠告:不要忽视智能硬件产品在通往量产过程中遇到的各种各样的“坑”。

“早期智能硬件创业团队,特别是软件和互联网背景的团队,对产品的把控能力有限,缺乏对研发、测试、试产到量产整个过程的了解。”徐家斌说,“由于供应链资源整合难度大,加之硬件研发测试设备成本高昂,许多创业项目存在缺项,在生产、交付及质量保证上造成很多隐患。”

产品无法落地、交付出现问题,这些智能硬件的创业痛点在传统孵化器,甚至一些国际知名孵化器里依然得不到解决。2015年,卓翼董事长夏传武跟李彤、徐家斌共同创建深创谷,为硬件创业者提供从原型机到规模化生产过程中的垂直深度技术服务,帮助硬件创业与产业资源实现对接。

“创业是一件很严肃的事情,对于智能硬件创业来说,产品的交付才是王道,我们希望在深创谷能切实帮助创业者实现交付。”夏传武说。

基于这个理念,深创谷在基础设施、资源配置、人才配备上,都是围绕“产品交付”来建设的——这里有元器件材料库、机加工设备、电子硬件研发设备、测试实验室,当然还少不了经验丰富的DFM(Design for manufacture,面向制造的设计,编者注)工程师,所有这一切,硬件创业团队都可以根据自己的需求在深创谷选择获取。

 守正出奇 修炼供应链“内功”

深创谷创始人在卓翼科技拥有十余年的电子制造经验,这是一家提供产品设计、供应链管理以及柔性智能制造的上市企业。近年来,卓翼科技先后通过信息化与自动化的转型升级,成为一家在电子制造领域发展迅猛的企业。

走进卓翼现代化的工厂,从上下料、焊接、点胶、装配、超声、测试直到包装,所有工序均实现全程自动化生产。“小米生态链企业——华米曾在一家台资厂生产手环,一条生产线需要50余人,来到卓翼后,我们对生产线进行了自动化升级,改造后一条生产线不足10人,而且生产效率提高了40%—50%,产品质量也大幅提升。”夏传武说,“如今,华米智能手环与卓翼已经合作到第三代了。”

回顾卓翼的历史就会发现,深创谷的建立并非是这家制造业企业的首次创新,事实上在过往的发展历程中,它始终在拥抱科技的新浪潮。据夏传武介绍,作为国内首批实现生产IT化的制造厂商,卓翼早在几年前就开始布局自动化生产线,目前已在深圳、天津建立了两个制造工业园,提供智能制造解决方案;拥有自主知识产权的机械臂、控制系统及IT系统,目标是打造未来少人、无人化的智能制造。

“提升生产效率、夯实制造业供应链优势是我们的正业,需要长期坚守。”夏传武说,“发展主业的同时也需要拥抱创新,深创谷的创立就是希望利用卓翼强大的生产制造及供应链优势,来一次‘守正出奇’的创新,帮助越来越多的初创公司以之前难以想象的速度生产出越来越好的产品。”

    你负责天马行空 我负责庖丁解牛

从去年创立以来,已有10家来自全球的硬件创业团队入孵深创谷,深创谷投入巨资搭建的研发、测试及试产环境,帮助创业者足不出户就可以完成从产品设计到样机生产的每一道工序,还能在这里进行各项技术测试,免去一趟趟跑工厂的麻烦。

不仅如此,40位经验丰富的DFM工程师被分配到各个创业团队中,和创业者一起做研发及测试验证。“创业团队主要负责核心技术和算法,深创谷团队负责工程工艺、可制造性优化及设计成本优化。”徐家斌说。

一边是富有想象力的智能硬件创业者,一边是富有工程经验的DFM工程师。当产品需要做调整,这里的创业团队不需要“等到哪一天”,而是可以“立刻”修改它。

“如此专业的硬件创业加速器对硅谷的创业者同样有着巨大的吸引力。”深创谷的另一位创始人李彤告诉记者。早在2010年,李彤就开始做天使投资,在硅谷接触项目时,他发现美国的创业公司软件很厉害,但可制造转换能力薄弱。

和喧嚣的、挑战各种技术极限与可能的硅谷相比,深圳更加贴近产品和产业落地,务实的制造气质使这里更加具备帮助一个idea变成真正拿到用户手中的产品的能力。来自硅谷的智能烤牛排机Cinder就是被这种能力吸引的项目之一。入孵深创谷仅半年左右的时间,Cinder团队就实现了产品设计定型。“硬件创业就是和时间赛跑,是深创谷让我们少走了不少弯路。”

从硅谷到深圳,是创新将两者相连。徐家斌坚信,这是一场产业资源、技术和脑洞的结盟,大胆又锐意的青年创业者和勤奋又务实的制造业者一起,势必会碰撞出十分有趣的火花。

走在深创谷办公楼内各种研发、检测和生产设备中间,几名工程师正在细致地分析一款产品的生产工序,有创业者招呼徐家斌来看刚刚用3D打印机和CNC(数码自动化机床)制作出的产品模型。“在这里,世界是平的,资源的整合可以跨越国界,我们希望产业资源与科技创新在这里有机结合,也欢迎更多的产业资源加入深创谷。如果你想创造一款改变世界的智能硬件产品,欢迎到深创谷来。”徐家斌说。